摸着英伟达「过河」,高通收购Arm能成功吗?

发布日期:2022-06-22 11:38    点击次数:84

就在今天,全球最大芯片IP供应商Arm又被爆出“收购传闻”,而这位财大气粗的买家竟是此前极力反对英伟达收购的高通。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高通公司CEO克里斯蒂亚诺·安蒙(Cristiano Amon)透露将在Arm即将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中购买部分股份,此外还传达出“想要全盘收购”的想

再看Arm这边,自从收购交易被迫终止后,软银集团便开始谋划Arm上市,但这个过程同样一波三折。

有了英伟达的前车之鉴,这次高通的投资(收购)之路是否能顺利进行呢?

先投资后收购,高通给竞争对手“公平”

“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资产,也是对我们行业发展至关重要的资产。”在采访中,安蒙直截了当地表达出Arm的重要性。

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半导体市场,IP架构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其中ARM架构是目前在移动芯片领域最流行的架构,苹果、高通、谷歌、微软、华为、三星等头部企业的多数芯片,都是基于ARM架构开发的,并且该架构还有向桌面、服务器芯片拓展应用的趋势。因此Arm的一举一动时刻都受到芯片大佬们的关注。

在英伟达收购失败后,Arm拥有者软银集团随即推动其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但在高通等芯片巨头看来,如果不参与到其中,此次IPO会影响到Arm未来所有权。

安蒙表示,这次投资计划会与其在芯片领域的竞争对手一起进行。但随后安蒙又表示,如果收购的财团足够大,可以与其他芯片制造商直接联手收购Arm。

如此来看,投资计划只是个幌子,高通真正的目的还是想拿下Arm。

不过,高通虽然作为最直接的利益受益者,但还是愿意与竞争对手一起参与到对Arm的投资计划中,虽然安蒙没有直接表示是哪些企业,但《金融时报》在报道里强调了高通会“保持这家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在竞争激烈的半导体市场中的中立性”。

避开英伟达的“坑”,高通能成功吗?

在美国、英国、欧盟监管机构和众多芯片联盟与企业的反对声下,英伟达收购Arm的计划最终失败。

作为英伟达的美国同行,高通曾在2021年2月向多地监管机构提出了反对意见:“收购一旦完成,将实现知识产权上的垄断”,这其中就包括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失去了本土优势以及同行支持的英伟达其实早已注定了收购失败的结局,而“美国半导体公司“的身份更是难以得到欧盟与英国的批准。

如果我们将多方态度进行汇总,郑州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大致可以看到英伟达失败有多重原因,例如:

1、英伟达身为美国公司,收购会影响其他客户的发展,尤其在中美贸易战之下,会影响中国和其他亚洲企业的利益; 2、英伟达计划在收购后将Arm搬离英国,这无疑会造成英国员工和其他人才的流失,因此遭到了英国政府的强烈反对; 3、英伟达没有得到美国同行的支持,尽管这些企业与英伟达的业务并无重叠之处,但他们或多或少使用了Arm的技术; 4、英伟达自身处在快速发展阶段,这无疑让其他公司产生了危机感。

有了之前英伟达的“惨痛经历”,高通在Arm收购上明显有了准备。

首先,安蒙计划与竞争对手一起在IPO阶段投资Arm,当“财团足够大”后,才会开始收购计划。

“你需要让很多公司参与进来,这样他们才能产生Arm独立的净效应,” 安蒙表示。此外安蒙也解释了高通反对英伟达收购Arm的原因,声称“一家芯片制造商控制一家对整个行业具有基本价值的公司是没有意义的。”

当参与的公司多了后,会很大程度上打消外界对于控制权的担忧。同时,得到同行的支持也会让高通在面对美国本土反垄断调查时增加一分胜算。

另外,安蒙给出的投资理由是“维持Arm的独立性”:“Arm是一个独立的,开放的架构,因此每个人都可以投资”,这样的说辞显然更有说服力。相比之下,英伟达收购Arm的想法完全出于公司业务拓展的考虑,这从一开始就改变了Arm中立的性质。

最后一点,安蒙在采访时仅仅明确会“在IPO时入股”,但没有真正表明一定要“收购”,如此模棱两可的说法自然也是给高通留足了“后路”。

“当我们放眼当下,我认为趋势是一切都在转向Arm。”安蒙对《金融时报》表示。

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IP供应商,Arm的价值不言而喻。反过来,作为Arm的最大客户之一,高通在移动领域的霸主地址完全得益于出色的ARM架构,两者相辅相成。

如今,高通将目光看向了更多领域,包括智能汽车以及元宇宙。但这些领域早已有其他玩家进入,所以和英伟达一样,高通看向Arm的本意还是出于在新领域补齐短板的“私心”。

因此一旦高通明确了收购意向,同样会受到各地反垄断监管部门的层层审查,只是相较于前者而言,高通的希望更大了些。

Arm的IPO之路何去何从?

在英伟达收购失败后,软银急于想甩掉这个“烫手的山芋”,因此孙正义将目光看向了纳斯达克。虽然今年初各家科技股的估值一直处于下跌趋势,但在美国上市的半导体股票依然表现不俗,美国的专业投资者愿意为真正核心并拥有长期增长前景的技术支付高价。

相反伦敦交易所虽然希望为Arm改变上市规则,同时试图吸引更多科技公司上市,但科技股在英国富时100指数中的占比仅1%,远低于金融股超过20%的占比和消费品股17%的占比,这对于Arm的后续发展并不有利。

截止到2021年末,纳斯达克已经连续第三年领跑全球IPO,当年纳斯达克IPO数量达到752宗,总共筹集资金1810亿美元。

总得来看,软银集团一心想让Arm在美股上市,同时高通等美国公司也希望从投资Arm中获利。

不过在采访中,安蒙也提到,高通过去一直未能与软银集团就Arm的潜在投资达成一致,因为这家日本公司一直未能从安谋科技(Arm中国)的“内斗”中脱身。如果原CEO吴雄昂成功地控制了安谋科技,那么软银集团很难获得关键业务部门的财务状况,从而影响Arm的估值。就在本月,这场控制权之争闹剧最终以吴雄昂的“出局”告终,为Arm后续IPO之路扫除了障碍、铺平了道路,因此高通又传达出投资Arm的兴趣。或许在双方努力下,Arm在美股IPO的道路将变得容易。

不过也有消息称,英国当地很多人士不希望Arm这个宝贵科技资产在国际市场上被任由地卖来卖去,也许他们也会加入财团竞购之列。

按照计划,Arm IPO将在截至2023年3月的新一财年结束前完成。在这一年间,关于Arm的“连续剧”还会继续。

高通英伟达软银集团安蒙Arm发布于:江苏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